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甘肃白癜风传染么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1 09:49:17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甘肃白癜风传染么,北京白癜风发病原因,湖北治白癜风的偏方,临沂白癜风早期病因,浙江怎么治白癜风,永善白癜风医院,婺源白癜风医院

原标题:忆师长

我和教授争论《家》《春》《秋》中的人物

施蔷生 高级经济师

又是一年教师节,正是忆师长的时节。

师生情谊的珍贵,并不因为老师是完美的,而是因为,我们的成长里,都曾有过师长的陪伴和浇灌。

我之前曾发表过一篇文章,谈小学老师对自己成长道路上的影响很大。其实,在个人成长的道路上,一个是家庭,还有一个是学校,而学校里,言传身教的老师对学生的影响最为直接,可以说是马上发生作用。我们50后年代出生的这代人,上中学时,学农、学工和学军,再加上许多政治学习,基本上学习数理化和语文等基础知识课程安排比较少。就在这样的环境里,我们的一些老师还是尽心尽力做好教学工作。我依然记得当年的班主任有两位,一位是男老师,姓刘,好像叫刘启基,说着一口普通话,永远带着微笑,他主要教我们化学;还有一位是女老师,好像叫许荣萌,主要教我们语文,虽然讲话有些婆婆妈妈,但她对我们还是十分耐心,循循善诱。

记得有位教数学的老师,虽然说话口音有些含混,但他授课十分认真,也善于鼓励有想法的学生与其课堂互动。记得有次上数学课,好像教的是平面几何。举例求一个“光滑的,椭圆形的”的面积公式时,我用一个其他的方式获得正确的答案时,虽然解答程序上有些复杂,但老师把我叫到黑板前,当着全班学生把求解的程序一一说明,激发了我对数学内在的爱好。遗憾的是,后来中学毕业,等到五年后高考恢复再报考大学时,我却匆匆改辙考了文科。

我的大学阶段也是十分特殊的。那时百废待兴,刚进学校的第一、二个学期,教材全部是临时编撰的,采用油印。

我当时对现代文学史情有独钟,利用休息日,在图书馆把厚厚的巴金十卷本长篇小说全部啃完,还仔细做了笔记,把一些精彩的片段和阅读心得记录下来。教我们现代文学史的是陈教授,高瘦个子,喜欢抽烟,据说与鲁迅等文人相识,上课时确实对中国的现代文学史,尤其是民国时期的,如数家珍,滔滔不绝。我们好多学生都被他的风采给迷住了,我之所以选修巴金等的作品,主要原因是受他感染。

我们当时的学习分考核和考试两类,期中考核分不及格、及格、良和优。记得是一次分析巴金《家》《春》《秋》长篇小说中塑造最成功的人物性格思想和艺术方法的考核,我看了这题目,开始就踌躇满志,因为自己对这小说中的人物太熟悉了。于是,我充满激情地写了小说中大哥觉新的人物性格思想和作者的艺术手法,认为这是巴金最花精力描写的人物。

想不到,批卷发下来,我的等第竟然是及格! 全班好像没有几个获得及格分数。我们这批大学生,平常读书十分刻苦,又爱面子,晚上自修教室和图书馆都是我们的身影,因此,一般考核考试成绩,几乎都在良以上。我去问了陈教授,他说是我的思想立场有问题,怎么会同情具有资产阶级情调,意志又十分消沉的觉新大哥? 巴金这三部曲中,人物塑造最成功的应该是最小的弟弟觉慧,作为亮点,他最后毅然脱离封建的落后大家庭,走上革命道路。听了这番话,我一时无语了。

做毕业论文时,我只得改弦易辙。我把当时校园正流行的美学和国学结合了起来,用现代西方的美学思想逻辑框架来解析中国古代孔子思想中的关于论述“美”的观点。在图书馆里,我几乎把古代先秦诸子的著作“囫囵吞枣”了一遍。1981年,我的大学毕业论文《论孔子的美学思想》终于获得通过。现在,在百度学术查询这词条就有2万多条结果,比较早出现在网上的文章也是在1990年代。

大学毕业后,我分配在市公用事业局办公室。有次在市政协大会期间,我作为市局派出人员,专门在大会期间收集并回复市政协委员对公用事业发展的提案。提案办人员中正好有巴金的儿子李小棠(作家),当时他在市政协文史办工作。闲聊时,我提到了大学读书的这件往事,李小棠说,“你对觉新人物的分析是客观的。”这回答总算给了我一些治学上的自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中山白癜风医院